thezero0612

一个纠结的人

【私设|性转|吸血鬼|自产自销】
酒茨•《夜访》



  酒吞是一个前途大好的阳光在职单身男青年,可是最近睡眠不佳,原因是他总是做梦梦到了同样的人,准确来说,是一个有翅膀的白白的“鸟人”?那个“鸟”在梦里对他喋喋不休,大概类似“强大的挚友啊吾终于找到你了吾近日会来找你的我们一起统治大江山吧”等等等等,酒吞觉得自己一定是加班过多神经衰弱了。
  深夜,酒吞又一天加班回家,刚睡下,猛的一阵大风刮过,把窗户吹开了,接着一个扇着翅膀的“鸟人”小心地飞进来,东探西探,接着一阵大力把床上的酒吞摇醒。
  酒吞非常暴躁,妈蛋老子刚睡着什么鬼敢打扰老子休息,不情愿地坐起来,眯着眼抬头就看到了眼前的“鸟人”,酒吞被吓了一跳。分秒间只见“鸟人”翅膀大力一扇,一个蓄力飞扑进酒吞怀里蹭:“挚友我终于见到你啦!(/ω\)~”
  一个穿白裙子的大胸双马尾妹子主动投怀送抱,酒吞处男小脸一红,愣了两秒赶紧推开,他有点尴尬,清了清嗓子:“你,你是谁,为什么叫我挚友?还有,你怎么上来的?”
  “鸟人”吐了吐舌头,跪坐在酒吞床上,黑色小翅膀一扇一扇,尾巴不停地摇摆,自我介绍:“我是茨木童子,是你的召唤兽,你是我的挚友兼主人世界第一威武雄壮酒吞童子呀,想起来了嘛?”
  酒吞终于清醒了,拍了拍脑袋,才记起来这不是最近打扰他好梦的罪魁祸首嘛,梦里的纠缠不休的小怪物就是她。但他将信将疑,皱眉,现在是科学与现代并驾齐驱的21世纪,哪儿来的妖魔鬼怪,一点都不真实。
  “喂,既然你说我是你的主人,你怎么证明你的身份?”
  “我不叫喂,我叫茨木,你把裤子脱下来,签订契约的时候我给你右屁股接近腰的地方啃了一个大牙印。你给我胸口也来了一口。”说完茨木大大咧咧地把领口往下拽了一拽,给酒吞看,赫赫然一个圆圆的牙印。
  酒吞再一次处男小脸一红,腾腾腾跑进厕所,拽了小裤裤,对着镜子照了照又摸了摸,为啥以前没发现屁股上还有个这,又红着脸腾腾腾跑回来。
  “哼,这下你可以相信我了吧。”
  “不行,喂,不对,茨木,你得告诉我我跟你签了契约,我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我护你永远平安,而你付出的代价就是,生生世世得和我在一起。我现在很不高兴,因为你忘记了我的存在,作为补偿,你现在得支付一点给我了。”


  茨木扑上去了。


  然后处男吞就丢掉“处男”二字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