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zero0612

不定期更新 常驻yys夜之月
抽卡乃人生污点

如果你相信自己,那么你就会拥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吞你真是什么酒都喝,下次和茨木月下酌菠萝啤吧( ̄▽ ̄)

酒茨•《等待》

一个养成的故事/自产自销/私设/可能会有番外



  这个阴阳师大概是从非洲偷渡来的。
  第一个ssr是他45级抽到的一目连。一目连属强力辅助,言笑晏晏,温柔细语,很是贴心,一下让阴阳师掉进了温柔乡里,兴高采烈地给一目连换上了御魂。阴阳师想,终于有出头之日啦,如果下次来一个攻击型的式神就更棒了。
  于是他47级的时候迎来了酒吞,阴阳师有点遗憾,是攻击类的式神没错了,但为什么不是群攻呢,这样就不用鸟姐继续费心带狗粮了。虽然这样想,可还是把酒吞升了5星,带上了轮入道,但也没让他频繁出战。
  酒吞童子,乃大江山威武霸道的鬼王,和他的若干个分身一样,带着每个阴阳师对ssr的希冀,为实现他们的愿望,来到了各个寮里。今日,他认真履行着在这个世界的职责,出现在这个阴阳师的面前,但他发现,面前的这个阴阳师对于他的出现好像并不是很高兴,酒吞颇有些不爽。他得不到重用也就算了,成日里尾随他聒噪不停的那个白毛小鬼还没来吗?
  这时的红叶早已被晴明收为式神,往日的爱恨情仇已成往事。红叶见他几日都坐在廊间喝闷酒,很是好奇,礼貌之下,便问酒吞:“你那个成日追随你、唤你'挚友'的鬼呢,没有跟过来吗?”
  酒吞也不抬头看她,低声道:“本大爷不知晓,他也许还在轮回里不愿见我吧。”
  红叶轻叹口气,妖冶的面容此刻也变得有些惆怅,回想起从前的遭遇,今日竟和他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大家都知道,茨木和酒吞,这二者是不能被分离的。
  酒吞无法表露自己的心声,去直接要求这个阴阳师带回来一个茨木给他,他只得带着思念继续出战。
  终于有一天,这个迟钝阴阳师察觉到了酒吞低落的情绪,接着他欧气爆发,抽到了可爱的竹筒粽子辉夜姬,又怀着私情攒了一只群攻式神大天狗陪他。大天狗身怀大义,不断和酒吞讲道理,但是酒吞听不进去,此刻还非常怀念那个吵闹的白毛鬼。
  阴阳师的等级又高了不少,勉强爬上了54级,终于可以召唤别的阴阳师的式神了,打御魂觉醒皮肤也更轻松了。要打魂十,阴阳师东瞅西看,选了又选,决定用亲友的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又是大江山的另外一个传奇,他失去了一支手臂,却获得了更大的力量。一个鬼爪,就可以带着阴阳师发家致富,是大家朝思暮想的式神之一。
  眼前的这个六星满级茨木穿上了新皮肤,一头红发如地狱火般绚烂,宽厚的脊背满是安全感。身上鬼气森森,缠绕着他的身躯与手臂,头顶闪亮亮的破势充分展示了他的实力不菲。见到了召唤他的这个阴阳师,金灿灿的眼睛眯着,绽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也和阴阳师身后的酒吞打了个招呼,唤了他声“挚友”。

  这声“挚友”,刺痛了酒吞的心。
  魂10在隔壁茨木的帮助下1分钟内就通过了,酒吞甚至没出手。阴阳师很高兴,打到了好御魂,转身就给酒吞带上了。可酒吞呆呆的看着,他深知所有的茨木童子都唤每个酒吞童子为“挚友”,可是那也不是他的聒噪鬼。通过听到阴阳师和其亲友的聊天,酒吞也知道了方才和他并肩作战的那个威武的茨木,他也有他爱着的酒吞,他们一定很幸福,酒吞想。
  阴阳师看着身后的酒吞,若有所思。
  又过了一个多月,阴阳师风尘仆仆地归来,跑到发呆的酒吞身边,塞给酒吞一个布包,说道:“这个孩子,以后就要你照顾了。”说完就离开了。
  酒吞郁闷,心想这阴阳师搞什么鬼,一头雾水地接下硬塞的东西。他抱在怀里,抬眼就看到他朝思暮想的人,不过还是个婴儿,熟悉的眉眼,眨巴着金色的眼睛,咿咿呀呀地要去伸手摸酒吞的发,头上赫然带着六星破势。

  哪怕他还不会唤我挚友,哪怕他尚还弱小,哪怕他还需要重新记起我……那都是我的人。

  酒吞泪如雨下,心想,原来这阴阳师也不傻嘛。

【私设|性转|吸血鬼|自产自销】
酒茨•《夜访》



  酒吞是一个前途大好的阳光在职单身男青年,可是最近睡眠不佳,原因是他总是做梦梦到了同样的人,准确来说,是一个有翅膀的白白的“鸟人”?那个“鸟”在梦里对他喋喋不休,大概类似“强大的挚友啊吾终于找到你了吾近日会来找你的我们一起统治大江山吧”等等等等,酒吞觉得自己一定是加班过多神经衰弱了。
  深夜,酒吞又一天加班回家,刚睡下,猛的一阵大风刮过,把窗户吹开了,接着一个扇着翅膀的“鸟人”小心地飞进来,东探西探,接着一阵大力把床上的酒吞摇醒。
  酒吞非常暴躁,妈蛋老子刚睡着什么鬼敢打扰老子休息,不情愿地坐起来,眯着眼抬头就看到了眼前的“鸟人”,酒吞被吓了一跳。分秒间只见“鸟人”翅膀大力一扇,一个蓄力飞扑进酒吞怀里蹭:“挚友我终于见到你啦!(/ω\)~”
  一个穿白裙子的大胸双马尾妹子主动投怀送抱,酒吞处男小脸一红,愣了两秒赶紧推开,他有点尴尬,清了清嗓子:“你,你是谁,为什么叫我挚友?还有,你怎么上来的?”
  “鸟人”吐了吐舌头,跪坐在酒吞床上,黑色小翅膀一扇一扇,尾巴不停地摇摆,自我介绍:“我是茨木童子,是你的召唤兽,你是我的挚友兼主人世界第一威武雄壮酒吞童子呀,想起来了嘛?”
  酒吞终于清醒了,拍了拍脑袋,才记起来这不是最近打扰他好梦的罪魁祸首嘛,梦里的纠缠不休的小怪物就是她。但他将信将疑,皱眉,现在是科学与现代并驾齐驱的21世纪,哪儿来的妖魔鬼怪,一点都不真实。
  “喂,既然你说我是你的主人,你怎么证明你的身份?”
  “我不叫喂,我叫茨木,你把裤子脱下来,签订契约的时候我给你右屁股接近腰的地方啃了一个大牙印。你给我胸口也来了一口。”说完茨木大大咧咧地把领口往下拽了一拽,给酒吞看,赫赫然一个圆圆的牙印。
  酒吞再一次处男小脸一红,腾腾腾跑进厕所,拽了小裤裤,对着镜子照了照又摸了摸,为啥以前没发现屁股上还有个这,又红着脸腾腾腾跑回来。
  “哼,这下你可以相信我了吧。”
  “不行,喂,不对,茨木,你得告诉我我跟你签了契约,我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我护你永远平安,而你付出的代价就是,生生世世得和我在一起。我现在很不高兴,因为你忘记了我的存在,作为补偿,你现在得支付一点给我了。”


  茨木扑上去了。


  然后处男吞就丢掉“处男”二字了。



反了一个辉夜一个阎魔,换来了又一个茨木,对于寮里的酒吞来说,真是甜蜜的负担啊~

( ̄▽ ̄)花会枯萎,爱永不凋零~

@天啦噜挚友 

  疯狂给大大的《当然是选择选择原谅他》打call(*ˉ︶ˉ*)
  终于给亲儿子画了一张,大概是等待豌豆茨木出现的20岁吞,不过线稿好像和更可爱更青春更像18岁吞啊……
  (/ω\)大大看到了就戳一下吧~

啊~纪念心心念念的茨球的诞生,50个碎片一点一点凑起来的~